深度探討|推特創辦人Jack Dorsey的權力下放計畫:BlueSky 的背後究竟想要改變什麼?

推特(Twitter)創辦人傑克.多西(Jack Dorsey)在去年底宣布,將在推特首席技術長帕拉格.阿格拉瓦(Parag Agrawal)的帶領下組建一支 5 人團隊,開發「去中心化」的社群網站標準;但是,這位長年支持比特幣(BTC)的信仰者究竟想藉此傳達什麼樣的意義,以下我們將從哥倫比亞大學的區塊鏈協會會長 Nir Kabessa 的視角,來探究起這位社群巨頭的目標。本文轉載自《Cointelegraph》,經動區重新編譯、整理和撰寫。

 

在 2019 年 12 月,推特及電子支付公司 Square 的創辦人兼執行長傑克.多西,宣布創建一支名為「藍天(bluesky)」的新團隊,該小組將致力於創建去中心化的社群平台標準;這一消息不僅令加密社群為之振奮,甚至也影響到了尚未踏入這個領域的族群,但造成這樣的轟動其實並不令人意外。

延伸閱讀>>Twitter 組建獨立開發團隊 – 藍天(bluesky),為社群網站建立「去中心化」標準

多西在推特貼文中,不僅表態支持去中心化協議,端看他在 Square 的所作所為,不難發現他本身也投入了大量資源來實現這個目標;不意外地,許多 Web 3.0 的提倡者與意見領袖,諸如以太坊(Ethereum)共同創辦人維塔利克.布特林(Vitalik Buterin)、矽谷創投人士弗雷德.威爾遜(Fred Wilson)、加密貨幣交易所 Coinbase 執行長布萊恩.阿姆斯特朗(Brian Armstrong),都紛紛跳出來表示支持這個決定,認為這是讓開源協議被廣受認同的訊號。

雖然現在就斷言藍天能達成什麼還為時尚早,但有一群人可能已經發現了這個聲明的奇異 —— 推特的股東。

推特的主要業務核心是尋租(rent-seeking),透過他們的整合數據和獲取關注度的管道;這並不是什麼驚天的大秘密,對那些能在大型安全網路享受簡單界面的用戶來說,這是一場公平的交易。然而,正如多西所述,這種營業模式存在著缺點:

  1. 集中化地以全球性策略來解決濫用和誤導性資訊的可能性不高,也無法擴大規模
  2. 各平台通常使用專屬的演算法,人們無法選擇或自己建立起替代方案
  3. 現今,社群平台的獎勵機制,常常導致人們將注意力放在容易引發爭議的話題上

去中心化協議就不同了,它可以透過經濟上的獎勵,刺激平台參與者建立起公平的社群規範、管理參與度和優先考慮網路穩定性,藉以解決傳統社群平台的失調;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有數百萬人一窩蜂湧進比特幣(Bitcoin)、以太坊這些去中心化平台的原因。

不過,推特現有的商業模式仍舊如集中式的平台,建立在與上述相反的原則上。

也就是說,去中心化管理與集中化業務模型,是不能共存的。

就拿機器人、多個分身帳號、內容農場等行為作例子,雖然他們削弱了許多一般用戶的使用體驗以及社群平台的完整度,但事實上這些網路亂源反倒令 Facebook、推特這些社群媒體更有賺頭,因為這些科技巨頭能因為擁有更多的用戶量,再轉而以更高的廣告報價賣給客戶。

活生生的案例,就發生在 Facebook 先前向廣告商誇大了千禧年世代的實際用戶量,而這並非偶然。

廣告收入的多寡是基於網站的點擊量和瀏覽次數,所以假如他們去除了那些虛假的流量,就意味著利潤的將大幅下降;這也意味著,很諷刺的是,無論多西個人支持的信仰是什麼,他都有義務為股東的利潤最大化負起法律責任。

多西的解決方案是什麼?在推特寄發給股東們的定期信件中可以發現,他們將注意力放在:「如何提高每日活躍用戶的規模」;推特的做法,是刪除足夠多的機器人,儘管這並不能完全解決這些網路平台的問題,但確保用戶的體驗到還堪用。

如此,推特將可以最大限度地提升用戶對內容品質的關注程度。

多西支持了什麼?

協議(Protocol)究竟能否改變互聯網,進而打造出一個新型態的平台,就如多西所支持的那樣?

是可能的,但必須經過全面性的調整。

將推特的集中化控制權轉交給一個去中心化協議,就意味著這個平台當前的所使用的獲利模式將走入歷史;所以,假如他們無法想出一個解決方案,就代表藍天所開發的去中心化標準,將會在失去其網路影響力及關聯性的狀態下出世,這是多西想要魚與熊掌兼得的部分,也是難以跨越的障礙。

多西透過道出集中化社群平台的缺陷,否定了推特長期的商業模式,而這也同樣地在否定過去投資他們的股東們;考量到推特龐大的網路及數據訪問的重要性,如果他們僅僅只是藍天的其中一位客戶*,那這個新團隊很有可能無法成功。

【註】多西在首次公佈藍天團隊的組建時,表示:「終極目標是讓推特成為遵守藍天標準的一位客戶」

這樣的緊張關係並非那種發生在歷史上的偶然,而是這種模式會導致的直接結果,因為它讓平台所有人、用戶和管理層被劃分為各自具有不同動機的群體;要知道,這與去中心化協議是截然不同的,推特的股東們並非平台的貢獻者 —— 貝萊德(Blackrock)沒有要在推特上寫聰明精簡的笑話、領航投資(Vanguard)也沒打算在推特上發布一些很酷的迷因(dank memes),他們都只是純粹的投資人,而這些收益來源都是平台用戶被廣告商數據化而獲得的。

推特拿了這些投資人的錢,那他們就有義務去維持公司最大化的收益。

多西在先前的推文表示:

「這對推特有什麼好處?他將能讓我們參與更大範圍的公共對話,並為之做出貢獻,我們要致力於建立起可以促進健康對話的開源演算法,而這也將迫使我們比過去更具創新力。」

多西所描述的關於那些將權力下放將有助於人類社會,乍聽之下是很正確的,而這也讓許多人感到相當興奮。

但是,股東應該對此感到擔憂。

人們普遍認為,現今的社群平台模式是不可能一直維持下去,Facebook 的聯合創始人克里斯.休斯(Chris Hughes)先前發表文章表示:「社會是時候應該要與 Facebook 分道揚鑣了」,這則報導引起了廣大的積極迴響,也進一步證明了傳統社群模式已經逐漸衰落。

雖然種種跡象證明社群平台必須有所轉型,但股東們都應該注意到,任何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案 —— 無論是權力下放或是反壟斷 —— 都會影響這些社群媒體盈利的現狀;這也就代表著,多西可能很難說服股東們去相信任何「迫使推特更具創新力」的概念是值得投資的。

藍天不是天秤幣《Libra》,Square Crypto 計畫才是

當 Facebook 在 2019 年中與天秤幣計畫《Libra》全面性地進入加密貨幣支付領域時,它的目標是打亂支付市場 —— 而不是他自己(笑);多西也一直在嘗試透過他的 Square 公司旗下的加密貨幣計劃 Square Crypto,以相同的模式打進支付市場,而且他事實上做得相當成功。

《Libra》有打造智能合約的能力,但他們找不到將 Facebook 演算法去中心化的理由。

獲取更多了利潤並沒有什麼錯,即便是去中心化協議也會喜歡盈利化導向的策略,雖然相當矛盾,但是獲利化手段對於網路的成功與否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;目前社群平台的那種,以廣告支持和內容創造者無償貢獻的模式,不可避免地導致了最糟糕的內容登上最顯眼的位置 —— 憤怒帶來關注,而關注帶來廣告收入 —— 結果就是,「集中化」的報章雜誌充斥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標題,而推特跟 Facebook 還在猶豫是否要打擊這些令人髮指的內容。

權力下放是有代價的,而且也很好地說明了為什麼現在沒有任何像這樣的平台或協議存在。

多西與其他集中式社群平台的創始人,試圖將這個領域的高度推向了一個更驚人的境界,這一點上是值得被讚揚的,但我們也不應該自欺欺人地認為轉向去中心化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沒有著伴隨巨大的犧牲,是不可能實現這個理想的。

就如先前所述,現在就斷言藍天最終會達成什麼、它能為推特造成什麼影響,這一切都還為時過早,但不可諱言地說,多西的聲明對於 Web 3.0 來說是一個開創性的時刻;此外,多年的反覆嘗試與錯誤,像是缺少網路效應、進入門檻等,都證明了去中心化的社群平台有很大的障礙等著去翻越,如果藍天能夠將他們的去中心化協議,轉嫁到推特上數以百萬的用戶及龐大的數據上,這些問題或許都能夠克服。

但是,股東們對此可能就會有意見了。

📍相關報導📍

Twitter 組建獨立開發團隊 – 藍天(bluesky),為社群網站建立「去中心化」標準

獨立觀點| 推特執行長 Jack Dorsey 做了一個夢:從電子貨幣到社群網路


BlockTempo動區動趨》LINE官方號開通囉~立即加入獲得第一手區塊鏈、加密貨幣新聞報導!

加入好友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